导航菜单

重慶一醫院2中層受賄 迪安診斷全資子公司行賄1770萬-李逵的故事

案發後,被告人付曉清退贓款796.75萬元(包含了重慶市黔江區監察委員會從重慶慕華商務信息咨詢有限公司賬戶扣押的付曉應分得款項42.04萬元,譚某代為清退款項52.71萬元,付曉及其親屬向重慶市黔江區監察委員會主動清退款項402萬元、向重慶市黔江區人民檢察院主動清退款項300萬元);被告人鐘華清退贓款33.48萬元(包含了重慶市黔江區監察委員會從重慶慕華商務信息咨詢有限公司賬戶扣押的鐘華應分得款項14.01萬元,譚某代為清退款項17.57萬元,從鐘華家裡扣押的款項1.9萬元)。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了一起數額巨大的受賄罪的刑事判決書。涉案的2名被告分別為黔江中心醫院檢驗科主任付曉和財務科科長鐘華,其中付曉受賄數額達1821.06萬元(個人所得807.60萬元),鐘華受賄數額達1773.06萬元。另外,迪安診斷技術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迪安診斷”,300244.SZ)旗下公司也牽涉其中。

2018年年初,亞中公司業務員劉院生為了順利收回黔江中心醫院拖欠亞中公司檢驗試劑款,找到被告人付曉,請其出面與時任中心醫院財務科科長的被告人鐘華協調,並承諾給予感謝費。後付曉找到鐘華要求給亞中公司支付試劑款。2018年3月,黔江中心醫院給亞中公司支付試劑款256.77萬元。2018年4月,劉院生為感謝付曉和鐘華的幫助,在付曉辦公室送給付曉3萬元現金,付曉將3萬元拿到鐘華辦公室,告知鐘華這3萬元是劉院生為感謝二人的幫助所送,後鐘華取了1萬元給付曉,自己獲取2萬元。

(二)貪污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一、撤銷重慶市黔江區人民法院(2019)渝0114刑初174號刑事判決。

二、上訴人(原審被告人)付曉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9月20日起至2028年9月19日止。罰金限判決生效後十日內繳納。)

原審人民法院對於依照前款第三項規定發回重新審判的案件作出判決後,被告人提出上訴或者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的,第二審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作出判決或者裁定,不得再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此前,重慶市黔江區人民法院審理重慶市黔江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付曉、鐘華犯受賄罪一案,已於2019年12月12日作出(2019)渝0114刑初174號刑事判決。刑事判決書顯示,重慶市黔江區人民法院判決認定,2011年6月至2018年5月,被告人付曉、鐘華在分別擔任黔江中心醫院院長助理兼檢驗科主任和院長助理兼財務科科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聖萊寶檢驗公司和亞中公司謀取利益,伙同時任黔江中心醫院院長張翼林共同收受聖萊寶檢驗公司1770.06萬元(幣種為人民幣,下同)、付曉與鐘華共同收受亞中公司業務員劉院生3萬元、付曉收受亞中公司法定代表人唐偉48萬元。具體事實如下: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五十二條“罰金數額的裁量”規定: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2011年以來,黔江中心醫院檢驗科一直使用重慶亞中公司的生物試劑耗材,亞中公司承諾給予黔江中心醫院檢驗科主任付曉一定比例的回扣。2018年春節前,亞中公司法定代表人唐偉在黔江區丹峰奧苑小區付曉家樓下車庫,送給付曉現金48萬元。2018年9月20日,重慶市黔江區監察委員會的工作人員將被告人付曉帶走調查。同年10月下旬,被告人鐘華找到黔江中心醫院紀委書記龐某,將自己參與分取130餘萬元利潤的事情對龐某做了交代並請龐某帶自己到黔江區監察委員會投案,按照黔江區監察委員會的指示要求,鐘華書寫了書面材料配合調查。同年11月7日,黔江區監察委員會的工作人員在鐘華辦公室將其帶走調查。

2010年,重慶市黔江中心醫院在創建三甲醫院時,檢驗科主任付曉與時任院長張翼林商量,由黔江中心醫院與聖萊寶檢驗公司合作成立黔江分中心,並由付曉負責與聖萊寶檢驗公司協商合作事宜。付曉與聖萊寶檢驗公司負責人尹某談合作過程中,付曉與尹某商量,因黔江中心醫院與聖萊寶檢驗公司合作成立黔江分中心,需要黔江中心醫院院長張翼林同意,黔江分中心成立後的運行、付款等各環節需要黔江中心醫院財務科科長鐘華的支持,要求聖萊寶檢驗公司將其從黔江分中心所得90%的收入中,除去成本後將70%的利潤分配給付曉和張翼林、鐘華,三人按3:3:1比例進行分配,尹某表示同意。隨即,付曉將與尹某的協商結果告知了張翼林、鐘華,二人均贊同。

貪污數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不滿三百萬元,具有本解釋第一條第二款規定的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特別嚴重情節”,依法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九條規定:對貪污罪、受賄罪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應當並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金;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應當並處二十萬元以上犯罪數額二倍以下的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的,應當並處五十萬元以上犯罪數額二倍以下的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七條“從犯”規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是從犯。 對於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迪安診斷官網顯示,迪安診斷技術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01年,是一家以提供診斷服務外包為核心業務的獨立第三方醫學診斷服務機構,並於2011年7月在行業內率先上市(股票代碼:300244)。業務涵蓋醫學診斷服務、診斷產品營銷、司法鑒定、健康管理、冷鏈物流、診斷技術研發生產、CRO、生物樣本庫等領域。目前已在全國佈局39家連鎖化實驗室,並相繼通過ISO15189與CAP國際質量認證認可體系,為全國超過18000家醫療機構、超過2億人提供服務。

對刑法規定並處罰金的其他貪污賄賂犯罪,應當在十萬元以上犯罪數額二倍以下判處罰金。

對多次貪污未經處理的,按照累計貪污數額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貪污罪的處罰規定”規定:對犯貪污罪的,根據情節輕重,分別依照下列規定處罰:

原標題:重慶一醫院2中層受賄 迪安診斷全資子公司行賄1770萬

四、扣押在案的涉案贓款上繳國庫,對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鐘華尚未清退的贓款191.38萬元繼續予以追繳。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規定,重慶市黔江區人民法院判決如下:一、被告人付曉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一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二、被告人鐘華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並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三、在案扣押的涉案贓款依法予以上繳國庫;對被告人付曉尚未清退贓款10.85萬元依法繼續予以追繳並上繳國庫,對被告人鐘華尚未清退贓款221.38萬元依法繼續予以追繳並上繳國庫。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七條“自首”規定:犯罪以後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於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被採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後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從黔江分中心成立以來,付曉、鐘華及張翼林利用各自的職務便利,在黔江分中心的成立運行、收入款項撥付以及分中心的檢驗項目安排等方面為聖萊寶檢驗公司謀取利益。從2011年6月開始,被告人付曉、鐘華及張翼林按照與尹某的協商結果,逐月從聖萊寶檢驗公司分取與其比例對應的金額,直至2018年5月。期間,三人為利益得到長期保證,分別以各自親屬或者朋友的名義與聖萊寶檢驗公司簽訂了合作協議;為防止事情敗露,三人商議,由譚某(代張翼林收取賄賂,另案處理)牽頭成立了四家咨詢公司走賬。

三、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鐘華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並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1月7日起至2026年11月6日止。罰金限判決生效後十日內繳納。)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受賄罪”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是受賄罪。國家工作人員在經濟往來中,違反國家規定,收受各種名義的回扣、手續費,歸個人所有的,以受賄論處。

(三)被告人付曉收受亞中公司法定代表人唐偉48萬元的事實

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項規定情形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人民法院根據犯罪情節等情況可以同時決定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受賄數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不滿三百萬元,具有本解釋第一條第三款規定的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特別嚴重情節”,依法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原審被告人付曉、鐘華不服,提起上訴。重慶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依法組成合議庭,於2020年4月27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四分院指派檢察官羅敏出庭履行職務。上訴人付曉及其辯護人陳艇、曾亮,上訴人鐘華及其辯護人陳偉出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出席二審法庭的檢察官提出,一審判決正確,原審被告人付曉、鐘華提出的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建議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審期間,上訴人付曉退繳贓款10.85萬元,上訴人鐘華退繳贓款30萬元,該事實有繳款收據及銀行匯款回執單予以證明。二審查明的其他事實和證據與一審相同。

(三)原判決事實不清楚或者證據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實後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銷原判,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二)被告人付曉、鐘華共同收受亞中公司業務員劉院生3萬元的事實

(三)貪污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數額特別巨大,並使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並處沒收財產。

相關法律法規:《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的概念”規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四條“犯罪物品的處理”規定: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重慶市黔江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付曉、鐘華身為國家工作人員,伙同同案關係人張翼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付曉受賄數額達1821.06萬元(個人所得807.60萬元),鐘華受賄數額達1773.06萬元(個人所得254.87萬元),數額均系特別巨大,二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受賄罪。在共同犯罪中,付曉事前與對方商量受賄形式和份額,積極主動,起主要作用,系主犯,鐘華受邀約參與犯罪,起次要作用,系從犯,對鐘華依法予以減輕處罰。付曉到案後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成立坦白,依法予以從輕處罰;鐘華主動投案並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成立自首,依法予以從輕處罰。付曉在提起公訴前積極退贓,依法予以從輕處罰。

經鑒定,從2011年6月至2018年5月,被告人付曉、鐘華和張翼林共同收受聖萊寶檢驗公司、迪安公司共計1770.06萬元(其中,付曉分配金額為758.60萬元,鐘華分配金額為252.87萬元。)

(一)原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的,應當裁定駁回上訴或者抗訴,維持原判;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六條“主犯”規定:組織、領導犯罪集團進行犯罪活動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三人以上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是犯罪集團。對組織、領導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 對於第三款規定以外的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五十三條“罰金的繳納”規定: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於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由於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一)被告人付曉、鐘華共同收受聖萊寶檢驗公司1770.06萬元的事實

天眼查信息顯示,案中向付曉、鐘華行賄多達1770.06萬元的聖萊寶檢驗公司在2014年被收購後更名為重慶迪安聖萊寶醫學檢驗中心有限公司。而重慶迪安聖萊寶醫學檢驗中心有限公司現名為重慶迪安醫學檢驗中心有限公司,是由杭州迪安醫學檢驗中心有限公司的下屬全資子公司。杭州迪安醫學檢驗中心有限公司是迪安診斷技術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迪安診斷”,300244.SZ)的全資子公司。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六條規定: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不服第一審判決的上訴、抗訴案件,經過審理後,應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2020年5月18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了付曉鐘華受賄罪二審刑事判決書(重慶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2020)渝04刑終13號)。判決書將這一受賄案的始末進行了詳細的說明。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規定:貪污或者受賄數額在三百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數額特別巨大”,依法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犯第一款罪,在提起公訴前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真誠悔罪、積極退贓,避免、減少損害結果的發生,有第一項規定情形的,可以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有第二項、第三項規定情形的,可以從輕處罰。

(一)貪污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較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

重慶一醫院2中層受賄 迪安診斷全資子公司行賄1770萬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六條“受賄罪的處罰規定”規定:對犯受賄罪的,根據受賄所得數額及情節,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的規定處罰。索賄的從重處罰。

(二)原判決認定事實沒有錯誤,但適用法律有錯誤,或者量刑不當的,應當改判;

2010年12月25日,張翼林代表黔江中心醫院與聖萊寶檢驗公司法定代表人尹某簽訂了為期十年的《合作經營合同》,合同約定“黔江中心醫院以房屋場地出資,占股10%,聖萊寶檢驗公司以黔江分中心業務所需設備300萬元出資,占股90%。”2014年,因聖萊寶檢驗公司被迪安公司收購,公司更名為重慶迪安聖萊寶醫學檢驗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迪安公司”),其法定代表人變更為葉某,黔江中心醫院院長變更為劉某,雙方於2014年12月17日簽訂了一份《補充變更合同》,除將中心醫院占股比例變更為12%,迪安公司占股比例變更為88%以外,黔江分中心的運營模式以及聖萊寶檢驗公司給付曉、張翼林、鐘華的好處費比例及方式,迪安公司法定代表人葉某均同意保持不變。

重慶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認為,上訴人付曉、鐘華身為國家工作人員,伙同張翼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受賄罪。原判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鑒於上訴人付曉、鐘華在二審期間主動退繳贓款,有一定悔罪誠意,故法院依法予以改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重慶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判決結果如下: